大数据

记录 – 护胎 & 远程办公第四十七日(濮阳)

给小何编的麻花辫子,很丑很结实

教练说学员有些多安排不全,每人只能学半天车,自觉选择上午或下午,同时把他做私人教练的哥哥名片给了小何,同村东西两头的乡邻,铜臭味儿好腥。

反正教练车上只能学半天,索性下午去好了,暗想还能睡会儿懒觉,却被爸爸叫起床干了点碎活儿。气温有所回升,车窗未结冰霜,带小何去练车,顺路在石化路边的早餐店吃胡辣烫。

小何总体能开车了,只是升降换挡不熟练,一处不协调就无法顾及其他注意事项,顿时就会手忙脚乱,总是忘记不疼不痒的转向灯光。超车转向灯打几秒、多少米内切换几个档位我早没了印象,现在开车真的是驾轻就熟,感觉没有学不会的工具,只有不用心学的懒人,可为什么自己还有很多想学但一学就打退堂鼓的知识?大概是没有悬崖勒马、置至此地而后生的逼迫感,万物本性都是生而安逸,饿了吃渴了喝,因为饥渴才有了丰富的饮食起居,所以要为想学的东西找到饥渴点,就像窒息之后重新呼吸到空气那样急不可耐。若找不到假想目标,就刻意释怀,优先处理当前可以做的清晰事项。

我非教练,很多操作指导只是很形象而非很具体,更因为我非教练,说话没有权威,小何可以直接顶嘴。教练会教如何正确的开车,而我更多的是指出小何哪里的操作不正确。今天周末,附近又有公园,车辆很多,无论小何操作长进多少,行驶在这样的道路上不胆怯也是挺让人开心的。妈妈打电话催吃午饭,小何直接开车到家。

午睡片刻,准备出发时竟开始下起了雨滴,忙收拾晾在院子里的衣物,爸爸仍在门口忙着铺修流水道沟儿。回屋拿伞,坚持出发,小何系着围巾、带着棉帽、穿着厚袄坐在车内说别开暖风,反问为什么,理由很充足说车内热了还要摘帽解围巾。

绿色庄园门口停满了车,附近的村民滥收停车费,幸亏有初中同学就在公园门口对面的路边开店,收费大妈听说我们是同学,手一指同学的店说刚好店旁边就有空位,扭头一扫发现几日未开店门的同学正在路边摆放儿童玩具,穿过急流的马路停好车,又有一位大爷来收费,继续解释,走到店门口与同学闲聊。原来天气严寒平日里人少生意也不好就未开门,今天周日天气还可以就出来忙会儿,她大儿子六七岁在家,小女儿两三岁在路边嘻玩,很可爱的小姑娘。闲聊到她家最近忙着装修,整个村子刚搬迁,一个儿子分三户房,刚才还忙着去选看窗帘,几句闲聊以后我就回车忙碌敲码。

工作时间非常零碎,每次思绪万千时会在笔记中逐条罗列,有事凑出时间时脑中可能会一片空白,看下笔记待做事项就热血充头。

小何练车回来,把与同学的聊天简单说了下,说到一个儿子分三套房还是挺让人吃惊的,不经意间想到若时独生女儿怎么处理。虽然在闲谈,却勾起了对淘淘性别的好奇,小何说我同学肯定知道,于是带着小何找同学继续闲聊,虽然同学不记得了联系方式,竟有游客听到了我们的聊天,主动提供了联系方式,并打电话说是熟人介绍,看来今日注定要辨淘淘的雌雄。

法律不准许检查胎儿性别的,但是有需求,于是就有医生做些兼职,不得不说这位置太难找,找到了街道继续找胡同,胡同里找到一个红门轻推就开进去一个小院。有些暗的小屋摆了台彩超扫描仪器,医生讲解很清晰,淘淘比较懒一直不动,医生使用扫描器去挤压淘淘才翻了几个身,男孩,可以清晰的看到脊椎骨、头部五官、四肢,至于心肝脾胃肺画面我真没看出来。羊水量足,淘淘发育很好,建议之后在第24、32周再做彩超,其他时间就好好养身体,保持乐观的心态。

现在可以专心起男孩子的名字了,小何想了好久的名字叫李御,感觉宫廷剧看多的节奏。

天微黑,村口的火车出货堵车好久,刚到家,嫂子刚给侄子买的小推车轮子坏了,要去老城区还,好吧,省得熄火了。侄子天生蛮力,别人家的车是用来骑的,侄子的车是用来掂着或推着玩的。

小何喜欢上了吃黄瓜,饭后吃,然后就吃撑了。

浏览简书,看到有篇文章讲解如何写作一辈子,文章未细读,其实内心感应到文字是作者写给自己的,就像上面提到的饥渴点,作者在自己假想一个目标,然后论述出来,看起来有些不严谨,只要作者能有所改变就已经很棒了,期待他能在我的关注列表中持续有文字更新。

读得进去的文章会发现很多错别字反馈给作者,论点比较鲜明无意深读的文章就会简单评论下自己的想法。

一辈子,总得留下点什么,虽然芸芸众生俱是过眼云烟。

人的本性有几分悲哀,太少的行而不成,无处不在的想而不做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