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员

CEO公开邀请,这位「混蛋程序员」仍不为所动

100offer程序员拍卖原创,转载需授权

出名要趁早,尤其在新人辈出的科技界。

这个小伙名叫Dan Shipper,今年才24岁。但人家边学习边创业,一毕业就卖掉公司赚得盆满钵满。

大二那年,他还被Ruby on Rails框架的创始公司CEO用公司博客邀请加入,一不小心上了Hacker News的头条。但是这哥们拒绝了。

这就是Shipper卖给Pegasystem的Firefly官网

Shipper拒绝了从宾夕法尼亚大学辍学创业的邀请,并不说明他是乖学生,他想留在校园的原因主要是:大学生活比较有意思,期末断掉电子设备通宵两天就可以过关,还有暑假可以全职创业,多自由!

在宾大,Shipper的专业是哲学系,虽然他5年级就开始编程。

「对一个10岁的小孩来说,编程几乎是唯一可以养活的自己的生意。」Shipper编程的初衷,似乎一开始就很实际:技术只是实现功能的工具。

高中时,Shipper开始给黑莓手机编应用。 第一个应用叫「FindIt」,是给爱丢手机星人准备的:发一封邮件给它,就能唤起铃声,哪怕是在静音状态。

高中时期的Shipper是个典型的Geek

这款高中生做的APP甚至引起了美国军方的注意,被用于测试军队黑莓手机。

因为Shipper把它迭代成可以一款可以完全操控手机的网页应用:只要有互联网,你就可以远程跟踪手机、让它呼叫指定号码、锁掉手机、删除短信、甚至清空内存——这一切都发生在2006年,iPhone和iCloud出现之前。

18岁读大学,Shipper给自己定下两个目标:1、多读书;2、学习建一家真正的软件公司,拥有愿意掏钱的客户和稳定的业绩。

除了吃饭,Shipper把钱都用来买书。他对书有狂热的爱好,从科技到人文,什么类型都读。一边读还一边记笔记,兴之所至,还会写篇书评。

Shipper为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的评论博客

Shipper用Trello记录书单,坚持一次只读一本

鬼知道他是怎么在创业之余,还阅读了几千本书的。难怪他的女朋友总是怀疑他是和书在谈恋爱。

Shipper一边读书,一边疯狂编程。他很清楚,并不是因为你从著名学府里获得了计算机学位,你就能成为下一个Jason Cohen 或Patrick McKenzie。必须做大量的作业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。

为了「以最快的速度实现想法」,进大学头一年他前前后后开发了15个网页应用,卖掉了一些,小赚了一笔钱。

大一暑假,Shipper申请了一家公司的暑期实习,虽然被拒绝了,但被推荐到纽约的创业公司Artsicle,成为一名程序员实习生。

Artsicle是一家当代艺术品租赁网站,通过算法推荐适合用户品位的艺术品

实习结束后,Artsicle创始人Scott Carleton对Shipper的评价是:你是个「混蛋程序员」。

Shipper乐呵呵地接受了这个评价。的确,他从不认真的注释自己的代码,甚至会违反DRY编程原则。他不喜欢使用奇妙的三重操作符表达式,也不太在意空格的使用。他的数据结构有时会弄的丑陋不堪。

比起代码的优雅,Shipper更追求实现的速度。

在加入用Rails开发的公司Artsicle之前,Shipper对Rails和真正的MVC框架几乎一无所知。但几周后,Dan差不多掌握了Artsicle的代码库,并开发出了很少有错误的功能模块。

Shipper总是从一个非常实用的角度来开发程序。「真正好的程序员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快速开发而不拘小节,什么时候应该周全考虑而且代码整洁。」

这个「混蛋程序员」收到了不少明星创业公司的橄榄枝,其中YC旗下42 Floors甚至公开邀请他加入他们的团队。

Jason Freedman(42 Floors联合创始人)对Shipper简直如获至宝,不惜用公司的blog写了一封动人的「情书」。

42 Floors是YC孵化的明星办公室租赁平台,也是Ruby on Rails框架的创始公司,左一是Freedman

Freedman用行动实践了他的人才观:「最顶尖的人才是雇不来的,必须用心去追。」(The very best can’t be hired. They must be courted.)

为了吸引顶尖人才的加入,创业公司也是蛮拼的。毕竟,对于一家公司来说,人的成败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但是顶尖人才往往更喜欢自己折腾。

Shipper没有忘记自己想要建一家真正的软件公司的目标。拒绝42 Floors的offer时,Shipper正在和两个小伙伴为下一个新项目Airtime for Email全力以赴。

Airtime的三位合伙人,左边是Shipper,Patrick和Justin是宾大沃顿商学院的学生

Airtime for Email是一款为企业邮件设计的签名软件,能追踪浏览和点击数据,更好地展示品牌信息

Shipper的创业目标总是聚焦于那些启动成本很少,且一开业就能盈利的业务。继Airtime之后,Shipper和Justin又创立了一家新公司:Firefly 。

Firefly解决了这样一个技术问题:无需借助其他软件,允许两人同时浏览同一网页。但是,公司销售却并不理想,成立的头十个月总共收入才11000美元。

Shipper不认输,白天上班做销售,晚上编程写代码。终于,Firefly迎来了翘首以盼可以名声大噪的契机:越来越多的客户服务公司开始给自己的系统增加协同浏览功能。

基于Firefly的软件,公司可以打造任何合作类应用,比如理财顾问能和他的客户浏览同一个在线投资组合,无需通过分享屏幕交流信息

Firefly 成了大公司的收购目标。去年一毕业,Shipper就把Firefly卖给了著名业务软件公司Pegasystems,「Firefly按我们自己的想法运营了这么长时间,现在它已经找到了那个最适合的买家。」

Shipper用博客宣布了Firefly被Pegasystems收购的消息

经历了自己的第一间公司从无到有、再到离开,这位90后程序员不仅收获了学位,而且实现了自己入学时定下的毕业目标:为自己留下了足够大的余地,获得未来事业的选择自由。

那么现在,赚了第一桶金后的Shipper在做什么呢?据说他开了个脑洞,要在纽约的布鲁克林修一条更好的列车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