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数据

记录 – 护胎 & 远程办公第四十五日(濮阳)

清晨早起,动作懒慢未留出时间吃早餐,护送小何去练习科目三。小何在教练车上学习时,我在车内等候,思绪交织,吐纳深长,放下电脑,掰着手机码字。闹情绪肯定是有原因的,写出来还可以梳理一下,太宗说以史为镜,其实应该是史书,书中史;每天写些自己的日常与想法,它们就是我的史,滴水穿石,细流积渊,慢慢的便会形成一面易于自我反思的镜子。

很特别的一天,快乐的习惯了,感觉吵吵架闹闹心也好,毕竟哄逗时的快乐都是希望对方开心,大家价值观都有微差,能让你开心的话注定有些是不合我逻辑的;当对方习以为常不以为意时,自我压抑的付出与不屑一顾的回应,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,混沌不是状态而是结果。

心情抑郁而又理智担当时,是很自我矛盾的状态,感觉时间过得很慢,而又静不下心处事儿,只能慢慢煎熬,最后妥协的再自我压抑去哄逗,那天不再有自我压抑的感觉时也许就算成熟了,当然对方也会改变。

中午吃着早餐,饭后忽然想起今日有初中同学新婚,上月底通知我时正在小何家,日期记得有些模糊,匆忙给同学打电话,果然婚礼进行中,还好距离不远,到达现场时典礼进入尾声。每年都有相聚,与台下的同学在音浪中吼着交谈,已有同学升级为宝爸。等待上菜时,与新郎围桌合影纪念。

一天到晚的油光满面

下午在车内等候时,心情未痊愈,无心工作,闭目养神儿。回家路上买了支简易衣架,方便晾衣挂帽。

在卧室敲码时,小侄子跑来玩儿,还不会说话,但天生蛮力,一逗就笑,屋内屋外的跑,反倒让我拿起了电脑又放下。

晚饭后,我躺上床头敲码,小何看着视频在床边上缝补网购的手工艺包。白天未工作,晚上与同事协作自然不畅,有些事项之前有讨论,未再确认就把调整过的功能代码部署至正式环境,惹来半小时的解释。俗话说人逢喜事儿精神爽,闷上头来瞌睡多,心情不顺,处事不当,需反思静想。

忽然小何说缝包的针不见了,什么情况,肯定在床上,但又未找到,折腾了好久,依然未找到,这可怎么让人睡得安心,结果小何使了劲的往我这边挤。结婚时岳母做的被子里就发现了大头针,小何想必不会是捡来的。

清晨在车内码的文字贴一下,并没有发给想发的同事,而是发给了小何,因为我知道这些字里蕴含了太多个人情绪,也许过些日子回头来看自己也会感觉莫名其妙。


灵魂 & 套路

员工视角 & 领导视角

锤子的世界里全是钉子,于是我竟感觉很巧合的看到了志同道合的文章,似乎有些荒诞

从之前面对面的激烈讨论反思而禁言,但死灰复燃的例会发言里滔滔不绝,鼓吹各种鸡血,其实都是自私的做法,我想变得更优秀,但又怕走火入魔,希望身边的同事都好起来,这样思想碰撞火花更多,在我误入歧途时有人指点迷津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已的思维方式,只是没有明显感觉到团队有一种蓬勃向上的势,国家崛起有国势,军队无往不前有军势。

怒伤肝,健康的体魄也是我所追求的。怒其实就是一种无能的表现,从公开的泼鸡血,转换为现在的私聊,不知道这样一味的固执是对是错,我只是在按自认为正确的方式努力争取,而身边的人都在缄默。

小何指责说,你在批评某人做法如何不当时,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你就是这种货色儿。就事论事就理论理的讨论,又回到了中庸之道,总之就是我脑子一根筋。我很自私很懦弱,我想让家人过得好,就希望有经济实力,就希望公司挣钱,就希望团队高效,就希望每个人敏捷的完善自己。

在如何让团队高效的问题上,我能想到的方式要不寻觅优秀的人组团,要不把每个人培养成拥有如何让自己更优秀的觉悟与行动力。在越学习越感觉无知的自卑绝望不归路上我难以自拔,与书为友已精疲力竭,自卑的心态致使无法建立或融入期望的技术圈子,更别提筛选合适的朋友入伙。而关于后者的做法就是产生了上述的怨声。

17 年希望团队有本质的蜕变,而不是勉强维持生计,予国家能贡献应有的缴税,予个人能满足他应值的期望回报。马上而立之年,希望自己能有所蜕变。